当前位置:主页 > O心生活 >【冷阅读】贸易战外一章:中国私有企业将「公有化」? >

【冷阅读】贸易战外一章:中国私有企业将「公有化」?

【冷阅读】贸易战外一章:中国私有企业将「公有化」?

2018 年上半,暱称为 BAT 的中国三大网路公司(腾讯 Tencent、百度 Baidu、阿里巴巴 Alibaba)皆创下股价新高,但好景却在上半年后逐步下滑,直到 9 月底为止,3 家公司总共蒸发了超过 1,600 亿美元股价,这之中包含着贸易战影响、政府收拢的因素,但整体而言,中国政府对网路巨头的控制越来越明显,过往的监管主要针对网路使用者的「内容」,现在则是针对企业本身的制度、甚至是金钱收益的掌控,对于私营企业来说,这可能是改革开放 40 年来最严苛的监管环境。

在三大巨头的创办人中,最早宣布退休的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感受必然最深。

虽然淘宝没有真正打入西方过,但阿里巴巴可以说是最全球化的中国企业,阿里巴巴在创办初期就建立了一个称为 TrustPass 的计画,让中国供应商得以透过第三方公司认证该公司的产品品质,并提供外国买家参考,而外国买家也得以绕过过于官僚的国有中介机构,让许多中国公司得以快速打入外国市场;而该公司也得益于 2001 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採取的宽鬆政策,接收到来自于包括高盛、软体银行、雅虎等外国公司的投资,也因此让阿里巴巴得以在中国境内实现快速成长。

阿里巴巴的崛起

由于淘宝网的兴起,也让阿里巴巴因此得以用支付宝创造大量资金流动,甚至在之后跨入金融业务,成为一个规模庞大的私有化公司,超过 5,000 亿美元的市值,也正是证明了阿里巴巴在中国顺风顺水的地位;而往后只要有支付相关的网路服务公司,几乎也都会利用支付的资金流另外经营金融业务,但另外因为快速支付而催生的 P2P 信贷正是这些支付金流体系下的副产品。

而也是因为庞大的现金流,阿里巴巴得以有了蚂蚁金服,也得以获得银行体系的融资,可以对其他公司进行更多投资,催生出更多网路公司──而许多拥有庞大金流的网路公司,也藉由相同的模式不断增长、培养整个网路体系。

经济荣景与负面影响

先不论这样的做法是好是坏──中国市场的快速增长,很大一部分是得力于资金容易取得,许多公司得益于迅速的融资,得以创造市场与经济效应,许多公司也因此在鉅额亏损的情况下,却能快速增长为「独角兽」,也因此能养活一堆员工、堆高薪水,也让整体中国市场的经济发展快速增长。

但快速增长的另一面,负面效应也随之而来:包括炒作的房价、PPT 诈骗企业、被当韭菜割掉的投资人等,许多人的钱反而流进资本家的口袋,整个中国有上亿人获得经济增长的好处,但却有更多人(可能超过 50%)没有享受到这种荣景,薪水成长的速度远不及生活所需的基础。

所有成长必然伴随负面,2016 年到 2018 上半年,许多公司开始面临倒闭、倒帐的恶梦,也造成了许多投资人血本无归,为了避免企业负债持续增长,北京政府也在这两年逐步「出台」多项指导性政策,在金融监管的力道越来越严格,融资也越来越困难,这些政策则开始驱动了另一些连锁效应:资金调度困难的公司开始在还没获利前抢先上市集资,或者有些公司乾脆就直接倒闭不做了,过往的创业天堂已不复见,转而是更严格的企业控制,包括以往得以外国公司避开中国的严格法规,让中国公司快速获得外国资金的可变利益实体(Variable Interest Entity,简称 VIE),也能看到北京政府想方设法限制这种投资模式。

掌控企业藉以维稳

但最终,可以看到北京想要的并不只是「稳定金融市场」,而是要让国家能更「掌控」民营企业。

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每次全国代表大会皆有针对中国国企的经营方针调整,不管方针是开放民营竞争也好、让国企上市也罢,最终导致的结果都不是让国企逐步民有,反而是国企的地位、权力都越来越高,许多常见的国企腐败、效率低下问题当然不可能避免,但终极目标来说,国企是中国政府各种意义上的金鸡母,要让国企存活、并延伸进入国家各层面,是北京政府目前定调的方向。

2017 年第四季,就传出北京当局想藉由进驻 1% 官股的模式,进入几个大型私有企业的董事会,而在这之后,北京对于几个大型网路公司进行「整改」、「调整政策」的消息也不断传出:包括安邦保险被保监会接管、快手被封让抖音崛起、各类法令限制让蚂蚁金服成长瞬间趋缓、Bilibili 自行下架调整内容、滴滴打车严整、腾讯的游戏审查许可拖延导致腾讯股价狂掉……

这些行为或多或少都彰显一件事:中国政府仍然对国内企业有强大的压制力,而 BAT 蒸发的市值除了贸易战的影响,多少也来自中国政府对这些领头羊企业的打压。

从金流到融资的全面掌控

根据金融时报的数据显示,今年由于融资困难,2018 上半年已经有 21 家私人企业售股给国企,而其中有 10 家最大股东已经是国企,因为出售给国企股份是这些公司存活的命脉。但其实包括「中国铝业」、「渤海钢铁」、「鞍钢集团」等国家企业本身也是负债累累(有一说中国国企债务总额为 95 兆人民币),国企的经营与改革,看来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可说是难度重重;但无论如何,中国的国企比起民企的确较易获得银行贷款,不然李克强也不会在演说中公开要求银行「一视同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纽约时报认为中国的银行体系主要是为了支撑国企而存在。

而像阿里巴巴、腾讯等拥有庞大现金流与资本的公司,多年来不断在各项领域投资中国的中小企业,而阿里巴巴甚至也透过影子银行业务向中小企业提供低利贷款,但北京政府担心这样的状况会造就另一场次贷风暴,加上 P2P 公司的倒闭潮越演越烈,因此选择紧缩了影子银行业务,加强对这种独立基金的控制──例如全面要求行动支付的金钱需要透过中央银行。

增加私人企业的融资难度、同时打压各大私人企业巨头,这些状况都造成了私人企业的股权,逐渐往融资容易的国有企业移动,而这不但造成了国有企业的负债可能持续增加,同时也限制了私人企业的发展,但私营企业其实占了 60% 的中国 GDP 与 80% 的工作人口。而这样的态势也可能造成外资公司的转移或者投资减少;况且像是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对于扶植中国市场中小企业功不可没,限制这些企业巨头的投资与放款,就意味中小企业将面临无资金运转的窘境,2010 年代初期的「荣景」短期内可能再不复见。

中国政府改革开放初期走的是「小政府、大社会」方针,也因此造就了一波的荣景,如今北京政府深入整个社会层面掌控话语权,同时也让所有企业与人民逐步噤声,走的可说是与初期改革开放完全相反的路线。「中国製造 2025」描绘的是一个限制国外企业参与的庞大计画,让整个中国都能够自食其力,但这也意味着中国政府可能并不乐见过于全球化的企业存在,因为很可能在北京政府的蓝图中,「中国製造 2025」的主干是容易控制的国营企业。

难怪京东刘东强曾于 2017 年说:「突然发现,其实共产主义真的在我们这一代就可以实现。」说完这句话的几个月后,他就因为性侵案在美国被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