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W翼生活 >伍宝娥刚北大毕业‧四方帽未戴身先死 >

伍宝娥刚北大毕业‧四方帽未戴身先死

伍宝娥刚北大毕业‧四方帽未戴身先死(吉打‧亚罗士打)因乘坐晚班长巴返回家乡而送命的23岁女生伍宝娥近日刚在北方大学完成大学课程,并将于明年戴上四方帽,披上毕业袍,在家人的祝福下出席北大的毕业礼,不过,打瞌睡的长巴司机却摧毁了她的美好前途,让她再也无法参加毕业典礼。伍宝娥近日完成在亚罗士打广场的实习工作后,即于12月20日南下到吉隆坡应徵电脑美术员工作,而其好玩的14岁小弟伍家德也趁便跟随她到吉隆坡游玩,结果,姐弟两人搭乘长巴从雪隆返回家乡时,却因长巴肇祸而白白送命。姐应徵弟跟随游玩伍宝娥与小弟伍家德来自吉打丹洛喜来庄,他们是吉打州广汀会馆财政伍镇铭及该馆妇女租副主席林秀叶的长女及幼儿。从事五金批发业的伍镇铭及其妻子都是活跃的马华党员。伍宝娥的三弟伍家鍏接受访问时说,大姐这趟到访吉隆坡,主要是为了应徵电脑美术员的工作,而其小弟则是跟随大姐到吉隆坡游玩。弟读中二为扯铃代表“大姐刚在北大完成多媒体系学士课程,她的毕业典礼落在明年。小弟则是米都新民独中中二的学生,他也是学校的扯铃代表。小弟这趟去吉隆坡,主要也是去找小叔的孩子练习扯铃。”“大姐在吉华S校毕业后,就到吉华国中二校就读,然后再到新民独中完成为期两年的中六大学先修班课程,之后再以优异成绩申请到北方大学就读多媒体系大学课程。”他披露,大姐和小弟是于12月20日前往吉隆坡,并寄住在巴生小叔的住家,过后,他们一同于週五(12月25日)晚上9时从巴生搭乘长巴士返回吉打。他说,虽然大姐和小弟是于今日(週六,12月26日)凌晨一时许出事,但他和现年21岁,目前正在彭亨护士学院就读的二姐伍宝玉都是迟至週六早上才接获大姐男友的通知。死者伍家德刚夺扯铃赛冠军米都新民独中校长陈文湘说,不幸在霹州九洞遇上死于恐怖车祸的死者伍家德是此校在籍初二生,他生前是巡察员,且在课外活动领域表现优异,而他11月更获颁吉打州际的扯铃比赛冠军奖项。“伍家德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在校是一位尽责的巡察员。虽然他的学业成绩只属中等,但他在课外活动方面的表现却非常标青。”他週六接受《》电访时说,伍家德的姐姐伍宝娥也是此校校友。“本校为伍氏姐弟的去世深感惋惜,校方也将于週日(12月27日)晚到访丧府慰问家属。”此外,新民独中行政人员罗镇水指出,伍宝娥在此校毕业于2005年,她在此校就读期间表现优秀,并成功考入北大就读,此外,她在校求学时也曾担任先修班自治会主席一职,并热衷于课外活动。他说,两名死者在此校师生眼中都是乐于助人、负责任的好学生,他们生前深受老师及同学们的爱戴。第一次出粮买仓鼠送妹伍家老二伍宝玉说,大姐生前相当疼爱弟妹,她在领了实习期间的第一份薪水后,即在伍宝玉10月8日的21岁生日期间,买了一只仓鼠赠送给她作生日礼物。他们还将仓鼠命名为“巴卡”(日语的意思是笨蛋)。“我在週四(12月24日)替仓鼠修剪毛髮时,不小心剪伤它的身体。我马上致电当时在吉隆坡的大姐。大姐还告诉我,她回来后发现仓鼠的伤口未痊癒,不再好动,她肯定要把我骂一顿。”伍宝玉说,她在12月19日才从彭亨回到亚罗士打度假。当时大姐还没去吉隆坡。大姐驾她的车子出门,把车子弄得很骯髒,她当时还在面子书(facebook)留言责骂大姐。“之后大姐与小弟就到吉隆坡去,还发生了意外,我相信她还没看到我在面子书的留言。”翻字典学中文此外,伍家老三伍镇鍏说,大姐生前是学校课外活动的活跃份子,她除了爱打乒乓,也是学校女警卫团团长。在大学期间,她依旧活跃于课外活动。他说,大姐从小接受英文教育,她在小学期间因不会讲华语而被同学欺负。后来大姐积极翻阅中文字典学习,中文渐渐进步了。她学会华文后,三语比其他人都强。时间拖太久父母捐姐弟器官不果华裔姐弟伍宝娥(23岁)和伍家德(14岁)遭遇车祸丧命,其父母伍镇铭和林秀叶原本打算把姐弟俩的器官捐献出去,却因为时间上的拖延,导致器官已经不能使用。他说,他想到既然孩子已经去世,能够帮助人就尽力而为,如今会帮死者进行土葬,因为考虑到他们遇上车祸已经很痛苦了。他声言,长女伍宝娥平时在学校很活跃,在家也负责照顾弟妹,他最后一次接听女儿的电话是在週五晚上9时许,对方表示刚上巴士,约在凌晨5到6时抵达,事前并没有任何不祥的预兆。伍镇铭于凌晨6时30分拨打长女的手机,不过没有接通。当他再拨打幼子手机时,接电的警员告知其2名子女已经遇上车祸丧命。他提到,这是姐弟俩第一次乘坐巴士出远门,平时都是他们夫妇亲自载送,没想到就此出事。首次乘坐巴士出远门伍镇铭育有2子2女,2名死者排行最大与最小,他痛心地说,长女刚刚毕业于北大多媒体系,这次到吉隆坡沙亚南主要是应徵服装设计的工作。幼子因为是学校假期,跟随姐姐到吉隆坡游玩,并住在叔叔家里。他透露,长女2天前还致电给他,表示通过了面试,準备在1月4日上班。两人的父母伍镇铭与林秀叶于週六早上9点多抵达怡保中央医院太平间认尸后,他俩不禁抱头痛哭,林秀叶还一度情绪崩溃。‧2009.12.26   
上一篇: 下一篇: